老赖鲜言被判5年!曾因操纵股价被证监会罚没34亿 罚款未缴清

  9月17日,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一中院”)公开宣判鲜某背信损害上市利益、操纵证券市场案,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180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虽然上海一中院并未透露被告人鲜某的具体信息,但南都记者从上海一中院官网开庭公告看到,前述提到的被告人鲜某正是此前被证监会开出34.7亿天价罚单和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的资本市场“大鳄”鲜言。

  南都记者注意到,2017年3月,鲜言因操纵股价被证监会罚没34.7亿元,不过,2018年7月证监会发布第二批资本市场“老赖”名单,鲜言位列其中,而这批老赖均是未缴纳证监会罚没款的当事人,这意味着这张天价罚单,鲜言未缴。

  鲜言曾是律师,参与过追回流失在外的圆明园兽首追索案,2012年正式进入资本市场,先后掌控多伦股份(匹凸匹600696.SH)、慧球科技(600556.SH)两家上市公司,期间曾更名炒作多伦股份,操纵股价,炮制“1001项议案”等,两家上市公司曾多次收到监管函以及行政处罚,鲜言自身也被数次被罚,金额不等,30万、60万、90万、420万、34.7亿,直至被判5年。

  9月17日,上海一中院公开宣判被告人鲜某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操纵证券市场案,对鲜某犯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八十万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一百八十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2018年7月,上海一中院便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审历时8个多小时,但并未当庭宣判,一年多过去,鲜言最终接受审判。

  根据上海一中院的审查,南都记者梳理发现,2013年7月至2015年2月,鲜言利用其担任多伦股份及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实控人的职务便利,采用伪造工程分包商签名、制作虚假的资金支付审批表等方式,以“工程款”、“往来款”等名义将多伦股份转至子公司资金中的1.2亿元通过工程承包商、分包商账户,划入鲜言实际控制的多个公司、个人账户内,其中2360万元被其用于理财和买卖股票,至案发尚未归还。

  2015年间,鲜言作为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董事会秘书,个人决定启动公司名称变更程序。在多伦股份更名为“匹凸匹”的过程中,鲜言控制了多伦股份信息的生成以及信息披露的内容,且信息披露的内容具有诱导性。同年4月30日至5月11日间,鲜言通过其控制的证券账户组,买入多伦股份股票共计2520万余股,买入金额2.86亿余元。5月11日,多伦股份有关名称变更的公告发布后,股票连续6日涨停。

  上海一中院认为,鲜某作为上市公司A公司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违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利用职务便利,将上市公司资金用于个人营利活动,致使上市公司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鲜某通过控制上市公司信息的生成以及信息披露的内容,误导投资者作出投资决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与交易量,并进行相关交易,其行为已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且应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对鲜某应当两罪并罚。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对南都记者表示,鲜言触犯两项罪名,社会影响比较恶劣,上海一中院作出的判罚与鲜言的犯罪情节相匹配,体现了罪刑相当的刑事判罚原则。其曾经实际控制的多伦股份、慧球科技均被证监会予以多次行政处罚,并且已被大量投资者提起索赔诉讼,两家上市公司因为鲜言的行为向投资者承担了巨额赔偿,如今鲜言本人也要面临国家的刑事制裁,违法违规成本较大,相信本案的判决会对其他市场大鳄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受到刑事制裁之前,鲜言就已经因操纵多伦股份股价被证监会罚没34.7亿元。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自2012年7月鲜言斥资3.4亿元成为多伦股份的实控人后,并没有为公司业务带来新鲜的血液,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成断崖式下降,2012年营业总收入为2.65亿元,2015年底鲜言离开时主营业务收入已缩水超九成至2100万元,净利润为负。

  虽然业务不灵,但多伦股份的股价却走势喜人。自2013年7月公司股价触及阶段底部后,开始了连续反弹,在2014年1月17日至2015年6月12日期间,其股价涨幅达260%,同期上证指数涨幅为155.29%,虽有牛市因素,但鲜言亦在其中推波助澜。

  2017年3月,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鲜言通过采用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信息优势连续买卖,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等方式,影响“多伦股份”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违法所得共计5.78亿元。根据此违法事实,鲜言被罚没34.7亿元,同时被终身市场禁入。

  根据相关规定,鲜言在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未缴纳完毕罚没款,将被列入资本市场“老赖”名单。对在法定期限内不缴纳罚没款的,证监会将依据《行政强制法》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由人民法院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直至罚没款缴纳义务履行完毕。

  2018年7月,鲜言被列入第二批资本市场“老赖”名单,很显然,这笔巨额罚单鲜言未缴。此后证监会向西城法院提起强制执行申请。西城法院受理后组成合议庭,对证监会作出的行政处罚的合法性予以审查,并作出准予执行裁定。

  据报道,2018年9月13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行政庭赴上海第二看守所向鲜言送达6份《行政裁定书》,对证监会作出的“天价处罚”裁定准予强制执行,6份《行政裁定书》与2017年证监会对鲜言开出的6份罚单一一对应。后续,待相应的申请执行和立案手续履行完毕后,6张罚单涉及的行政处罚将进入强制执行阶段。

  鲜言则表示,对行政处罚的事实和罚没款均无异议,并表态将会提供财产线索,积极配合执行,消除不良影响。

  鲜言禁入资本市场后,曾导演多起闹剧,包括主导多伦股份更名匹凸匹的资本大戏,介入慧球科技并指使、参与起草了引发市场广泛关注的1001项议案等。

  2015年5月11日,多伦股份公告《关于获得控股股东网站域名特别授权的公告》,公告称“通过本次授权,可以使公司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处于领先的竞争优势。该特别授权对公司的转型是具有突破性意义的,必将给公司带来深远影响。”公司自称该域名商业估值10亿元。由于P2P金融概念当年大热,公告发布后,股价连续6天涨停,涨幅达77.37%。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 网站正在筹备中,并无任何业务运营,且香港多伦只免费授权该网站域名使用1年,后续存在不确定性。

  南都记者发现,直至2015年结束,匹凸匹年报显示其P2P相关业务仍毫无进展,主营仍为房地产业务。一边制造热点,鲜言一边埋伏进场,控制账户组在上述事项披露之前便连续买卖多伦股份。

  2015年底,鲜言从多伦股份撤退,以总价8亿元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以协议转让和大宗交易的方式转让给五牛基金,再加上2014年4月-5月的减持,鲜言共计从多伦股份套现约9.3亿元;而当初进入多伦股份时,鲜言才花了3.4亿元,加上后来的增持,总体耗资约3.8亿元,账面获利颇丰。留下密集收到监管函骨和处罚函的上市公司以及一众索赔的股民。

  从多伦股份撤退后,鲜言又马不停蹄进入慧球科技。2016年,鲜言通过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躬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慧球科技原实控人顾国平达成协议,7亿购买其持有的慧球科技(现ST慧球)6.66%股权,鲜言支付4亿元后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并派出3名董事控制公司经营管理权。不过,由于顾国平通过资产管理计划持有的股权“爆仓”无法按约过户给鲜言,鲜言并未如期拿到实控权。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6年7月22日起,深圳市瑞莱嘉誉投资企业不断在股市购入慧球科技股份,至10月10日所占股份达10.98%,成为第一大股东。瑞莱嘉誉在成为最大股东后欲谋求管理权,但遭到鲜言方面的阻挠,几经缠斗后,瑞莱嘉誉要求罢免慧球的全体董事,鲜言方面则故意制造了“1001项议案”事件。

  2017年1月3日,慧球科技通过信息披露业务系统提交两份文件,包括拟召开股东大会审议1001项议案,包括《关于公司建立健全员工恋爱审批制度》、《关于调整双休日至礼拜四礼拜五的议案》、《关于第一大股东每年捐赠上市公司不少于100亿元现金的议案》、《关于成立妇女委员会的议案》、《关于申请变更交易所的议案》等等与上市公司无关的议案,但均未通过。随后,鲜言指使董秘将上述议案通过一家网站以及东方财富股吧对社会公开,市场哗然。

  事件发生后,证监会当即对4名相关公司董事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并针对1001项议案涉及的信息披露违法问题立案调查。上交所启动纪律处分程序,对相关当事人公开谴责。

  迫于这些压力,1月10日公开道歉,撤回1001项议案。2017年1月24日晚间公告称,鲜言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一个月后,证监会宣布拟对鲜言等11名当事人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38岁浙大学霸Facebook总部跳楼自杀:经常加班到夜里一两点 曾与上司争吵

  38岁浙大学霸Facebook总部跳楼自杀:经常加班到夜里一两点 曾与上司争吵

  38岁浙大学霸Facebook总部跳楼自杀:经常加班到夜里一两点 曾与上司争吵

  耐克阿迪国内最大零售伙伴TOP SPORTS(滔搏)开启招股,速来申购!